Vin

曲未终人已散(江湖夜雨十年灯追凌番外)12下

寰空空:

第十二章    下篇


“思追,你听我说。”蓝景仪急切的拉住一脸黝黑的蓝思追。


“你说吧。”蓝思追生生止住脚步,轻巧的挣脱蓝景仪的手,回头看着他,干净利落的甩了一句。


原本就不清楚自己该说什么的蓝景仪瞬间有些懵,组织了半天词句,也未吐露半点言语。


蓝思追等了一会儿,见蓝景仪仍是一脸无措,只能率先开口:“我以为你知道,我让你照顾他并是这种照顾。”


“思追,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,刚刚只是我一时迷了心窍,不关金凌的事。对不起。但你应该知道,我和金凌本来就是不可能的,只是…只是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坚持执着什么。我知道你现在与金凌之间有某些误会,可我并不是想趁虚而入的。”蓝景仪顿了顿,终是垂下头,“如果,是我让大家都觉得困扰,我可以退出的。”


“你做的到嘛?”几乎在蓝景仪话音落下的同时,蓝思追沉着脸问道。


蓝景仪抬头直视着蓝思追复杂到令人难以读懂的眼睛,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掌重重捏了一把,一股说不出的酸麻涌向四肢百骸。


做的到嘛?其实做不做得到又有什么不同,本就是局外人的自己,退出与否又有什么区别。无论蓝思追在或不在,身为普通和仪的自己,又有什么资格一直守着那之于整个修真界都无比珍贵的地坤。


沉默半晌,只是无奈苦笑,“不是能不能做到,而是必须做到。我只希望金凌能过得好,希望他能得到他想要的。我对他的爱绝不比你少,但他心里除了你,应该再放不下任何人。所以,我能给他最真挚,最好的爱,就是放手。”


蓝思追轻浅的叹了一声,声音中透着无尽的哀戚,“曾经我也想过放手,可我根本做不到。无论我们之间有着怎样无法逾越的阻隔,我都没法舍弃这段感情。你并不知道,连金凌都不知道,我曾经因为无法说出口的秘密,甚至连轻生的念头都有过,就是凭借着黑暗生命中唯一的那丝光芒才走过来的。所以,我永远没办法将金凌从我的生命中抹去。这次的事,他可能不会原谅我了,若是他执意从我世界里消失,我恐怕也无力阻止。我不是怪你们,我只是希望他能再给彼此多点时间,你明白嘛?”


“我当然明白。”蓝景仪木讷的点点头。


“算了,暂时不要说这些了。景仪,泽芜君和含光君在云南可能有麻烦,我想明天启程去云南,你留下好好照顾金凌和江宗主。我尽快回来。”蓝思追缓了缓心神,当务之急还是处理好金子钧的事,而非儿女私情。刚刚去找金凌,也不过是想说自己要暂时离开的事,不过没有想到只是简单的告别都这么难。


“你有宗主的消息?”


“没有具体消息,但现在江宗主之事非同小可,一定要尽快找宗主回来,以免恶人先发制人,对江宗主不利。”


“说的对,坐以待毙也不是办法。不如我去云南,你留下来。”


“不必了,你留下,其他的事我来解决。我已经跟先生联系好了,明天他会派一队弟子过来,与我一同前往云南,你放心好了。”


“那好,万事小心。”


“至于金凌,”蓝思追还是忍不住开口,“我只是希望,你们可以再给我些时间。”


“思追,我真的从未想过破坏你和金凌的。”


…………


云容裳似乎早有预料金凌会来找他,自然的将早已准备好的茶杯斟满水,推至金凌面前,悠悠道:“金宗主请,知道金宗主会回来,却未曾想来得这么快。考虑好了?”


金凌掀起衣摆,从容的坐在云容裳对面。面容清冷贵气,笑容优雅温婉,姿态卓然,一切都好似平常,任谁也看不出在他身上正发生着至亲重伤,爱人分离的惨事。


金凌轻抿了口茶水,开口道:“云姑娘,关于舅舅的伤势,既然你已知晓,我也不再隐瞒。你若有救治舅舅的解药,我当然求之不得。至于你说的交换条件,也不在话下。”


云容裳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秀眉,有些不解的望向金凌,“没想到金宗主这么轻易便有了决定,不亏宗主多年来待你如至亲骨肉。”


“不过,”金凌可没功夫听她说些有的没的,直接拦下话头,直奔主题,“我怎么知道云姑娘所谓的解药,究竟是救人的还是害人的。”


“我说过我不会伤害宗主。”


“江湖路深,有些事不得不防。可能你真的不会伤害舅舅,但你能保证给你解药的人也这么想嘛?若是我轻易相信你,或是你轻易相信了你背后的主子,害了蓝思追,又救不得我舅舅,岂不是得不偿失。”金凌一副从容姿态,完全没有求人的弱势。


云容裳脸上的笑有些挂不住,“那金宗主可有高见?”


金凌看到她表情上的微妙变化,笑得难免开怀,“很简单,我要先试药。”


“试药?”云容裳一怔,“如何试?”


“我亲自试。”


“你试?你并未中毒,即使把药给你试,你恐怕也试不出来吧?”


“想中毒还不简单,我先服下毒药再试解药。我与舅舅同为地坤体质,年幼时也修习过江氏心法,所以跟舅舅的体质非常接近,一试便可知解药是真是假。这样简单的要求,不会让云姑娘为难吧?”


“有这个必要嘛?若我给你的药是假的,不但你有生命危险,宗主也救不了。”云容裳万万没想到金凌会提出这样的要求,看似合情合理的理由,其实只是把自己陷入更加艰难的境地而已。


金凌起身走到云容裳身旁,执起茶壶给她面前半空的杯子添了些茶水,微笑道:“那就要看云姑娘是不是真的对我舅舅有心了,我的生死你无需在意。”


云容裳并未回答,只是仰头看着不知不觉间已占据主导方的金凌。明明将陷入纠结挣扎的应该是金凌,如今怎会变成自己。而他这样做的目的,到底是什么呢?


云容裳回过神,金凌已然大方入座,“云姑娘,这对于你来说绝对没有坏处,无非就是耽搁几天时间而已。你也知道,关于散布蓝思追是温氏遗孽谣言的事,若要让世人尽信,我也需要多做些准备。整好就用这几日时间来试药,一旦解药无疑,你我都会得到想要的东西。”


云容裳心中暗骂,好个金凌,装得还真像,什么谣言?自己心里明明清楚的事实,还在竭力隐瞒。说了这么多无非是给蓝思追争取多几日时间罢了,竟然还愿意拿命来换。可即便如此,几日之后,蓝思追的身世被曝的命运也不会有任何改变。


“我原以为金宗主和思追小公子多年来情投意和,却没想到金宗主竟可轻易将思追公子的名声置之不顾。”


“我和蓝思追本来也没什么关系,至于情投意和更谈不上。我只为我舅舅着想,其他的我都不在乎。”金凌假意望了望天,接着说:“云姑娘,时候不早了,我得赶着去照顾我舅舅了。若你接受我的要求,就给我五日时间试药。也当是云姑娘对我们的交易,表示的一点诚意。”


“好,”云容裳觉得金凌这样做无非是拖延时间而已,结局还掌握在自己手中,又有何不可。说话间自袖中掏出药包递给金凌,“我答应你。这便是宗主所中的千销断魂,金宗主将药涂在利忍上,刺破皮肉即可。至于解药,明日午后我给你送过去,两日之内即可试出解药真伪。不过,这解药,只够解你一人之毒。”


听到此处,金凌眼中不禁闪过一丝阴冷杀意,果然暗害江澄之人就是云容裳背后之人。“好,那就五日为约。”金凌说罢,用匕首蘸了些药粉,毫不犹豫的在小臂上刺了一刀,“金某先告辞了。”



评论

热度(53)

  1. Vin寰空空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