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n

【温宁同人】鬼将军二三事(完)

青争:

旁边青衣男子见状拍了拍手,几个侍女上前来,为四人搬来凉凳。


 


一时温宁四人及两位客卿都拿不准楚岐心思,只看她一双眼睛似悲似喜,满坐寂然只有远远传来鲛人低婉歌声。


 


楚岐兀自出神半响,眼神偶尔一扫到蓝思追才恍然回过神来,指着他勉强笑道:“这小辈眉眼间颇似令姐,可是温情之子?”


 


蓝思追听她这话简直一个炸雷劈在天灵盖上,面色刷的白了下去。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楚岐,不等温宁开口抢答道:“晚辈蓝思追,乃姑苏蓝氏,前辈何故信口开河?”


 


楚岐奇道:“我们妖族最重血脉,你身上温氏血脉纯正,我一眼就辨的一清二楚,还敢狡辩抵赖?”


 


蓝思追大骇,和蓝景仪一起扭头去看温宁。温宁并不看他,只对楚岐道:“阿苑是我表兄之子,表亲之间血缘相近,当年阿姐也是把他当亲子来养的。”


 


楚岐听得他不是温情之子,便也失了兴趣。她眯着眼睛缓缓道:“你给我说说,你姐姐……她,怎么去了的?”


 


温宁今日突遇故人,一问一答不及细想,蓝家两子现下更是神情激荡自顾不暇,唯有金凌看着鬼车如此殷殷,觉得有几分古怪——看楚岐的架势,竟像是温宁说出个谁来,她下一刻就要暴起而去寻仇一般。


 


金凌不禁带着两分紧张的看着温宁,生怕他下一刻就说出自己舅舅或者什么其他熟人的名字。


 


温宁一无所觉,低沉道:“劳楚岐大人挂念,姐姐是因我带累,自戕而死。”


 


楚岐气息一变,温宁眼前一花就被她握着脖颈生生提离了地面。


 


“你?就凭你?”楚岐冷笑:“莫诳我!当年你缩在温情身后,我打翻你打来的泉水,你都吓得要哭。你能做出什么事来!”


 


温宁苦笑:“我生前虽做不出什么事来,可是死后却能。”


 


楚岐看着他没有瞳仁的眼睛和脖子爬上面颊的数道黑色裂纹,慢慢松了手劲儿。


 


旁边几人早就被她吓得魂不附体,这被鬼车一把掐住喉管的不是别人,那可是夷陵老祖魏婴座下第一凶尸,凶名在外可止小儿夜啼的鬼将军温宁!


 


楚岐坐了回去:“到底怎么回事。”


 


温宁转过头去,给了蓝思追一个僵硬的勉强可以算是安抚的表情,这才从当年金子勋仗势欺人致他身死,魏无羡在温情苦苦哀求下将他炼成凶尸说起。


 


当他最后说到乱葬岗上妇孺皆自缚而出,名门世族将其挫骨扬灰,唯有阿苑年幼躲在树洞中,却也因高烧烧的失去记忆,被含光君带回云深不知处抚养长大——即是如今的蓝思追时。温宁讶异的发现,这些他早以为忘却了的记忆,原来从不曾褪色过。甫一提起就还带着三十年前不夜天仙府那淋漓的血腥气,搅得他再无温热的胸口,疼得要裂开。


 


往事叙至尾声,温宁也渐渐从繁复的思绪中抽身出来,最后他平静道:“各家族舍不得我凶尸战力,都想炼化我为他们所用,所以并没有将我挫骨扬灰,而是偷偷打入摄魂钉囚于暗室。之后我失去神志被氏族囚禁三十年,直到夷陵老祖献祭复生,我方得归来。”


 


在座的三个小辈听的都已经呆住了,两位客卿也微微摇首不胜唏嘘。楚岐微阖着眼,一言不发。


 


温宁说完后看了一眼楚岐,忽然道:“若大人就是当年那只红鸟,温情也和我提过你。”


 


楚岐果然眼睛一亮:“她怎么说?是说我羽毛漂亮?”


 


温宁认真道:“她当时对我说,以后选仙宠定不能捡着那些漂亮的养,脾气都太大。”


 


楚岐微微一笑:“脾气大?你看她喂我的时候,偷奸耍滑不用醴泉水,不给我凤尾竹实我可打翻过什么?”


 


纵使温宁再神经大条,此时也终于察觉出不对来了。楚岐看温宁面色犹疑,也不隐瞒,大大方方道:“当日见到令姐,我便心生好感,一见如故。射日之征,我趁乱拼着血契反噬逃了出去,本想去找温情,奈何元气大伤只得闭关……再出来,却是物是人非。”


 


金凌暗自咋舌,蓝忘机与魏无羡凑做一对儿已经令他大开眼界了,没想到人妖有别的女子间,也能有着一往情深的单恋。


 


楚岐继续道:“你们既是她亲故,我也不好为难。但几位来我云梦坊又是作何,作为坊主,我只怕不可不管。”


 


蓝思追定了定神,将前来探访云梦泽大雾锁江一事仔细道来,蓝景仪机灵了一回,把夜猎改成门内弟子试炼,几人更是有默契的绝口不提“捕捉鬼车”这档事。


 


楚岐听了以手支头想了一会儿,状似无意道:“居然没说捉拿我?”


 


三人对视一眼,顿时觉得背上冷汗都要下来了。


 


“那就过两日去和江家家主谈一下,。毕竟强龙难压地头蛇。”楚岐露出个笑容:“集长怎么看?”


 


青衫男子立即微鞠一躬:“全凭坊主定夺。”


 


楚岐点点头对温宁他们道:“若是谈妥了,倒也不介意把雾网迷天撤了。本就是因为你们人修贪婪,杀人夺宝。山精鬼怪修炼不易,本座当年就是吃了这个亏,如今自然要护着他们一些。”


 


说罢,楚岐拍拍手,鲛人鱼贯而入,撤去凉掉的菜肴重新换了热菜上来。楚岐重新亲手斟了一杯酒递给蓝思追:“他不能饮食,你替他喝。”


 


蓝思追昏头昏脑的接过酒杯,不由自主转头去看温宁,却见温宁不自觉的嘴角绷住带点紧张的看向他,心下一动:“楚岐大人,请了。”


 


楚岐亦是酒到杯干。


 


温宁神色如常,手里筷子却啪哒一下从中间断成两节。


 


大家有点诧异的看过来,温宁面不改色结巴道:“好、好久没有吃东西了,拿筷、筷子的……轻重都忘记了。”


 


一时饭毕。楚岐拿了两枚云梦令拍在温宁手里,又为他们指明出去的通道。


 


温宁看了看楚岐一身耀眼红衣也难掩神色疲惫,认真道了一声:“珍重。”


 


楚岐挥挥手,再没回答。


 


蓝思追手捧着青铜镜走到一边,轻声道:“金景之,你出来。”


 


镜面白光一闪,金景之从里面露出脸来:“我都听到了,你也想看看你的父母吗?”


 


蓝思追难得的踌躇了起来,金凌和蓝景仪围在他旁边,有些担忧的看着他。


 


“思追想看你就看吧。”蓝景仪道:“就算你是温家的孩子又有什么要紧呢?这么多年一直长在云深不知处,难道你认了亲生父母就不回我姑苏蓝家了么?”


 


“何况听温宁所说,当年种种孰是孰非不能一概而论。”金凌也道,“我金家若是真无错,温宁也不至于成了凶尸,更不可能后来……误杀了我父母。”


 


蓝思追望着他们俩,又回头看看正与楚岐说话的温宁,下定决心点了点头。他咬破指尖将血点在镜面,不一会儿便显出一对儿瞧起来极为和善的年轻男女的样子。


 


“这是你父亲母亲,也是我表兄表嫂。”温宁不知何时来到他身旁,指着镜子对蓝思追说起来:“这就是温情,我姐姐也是你表姑。这个……”


 


他看见一个黑衣青年走过来把大家捧在手心的阿苑拎起来,埋在坑里,还往他身上浇了点儿水。


 


镜子里的阿苑傻乎乎的咧嘴笑着,那青年跳开温情丢的石子,大笑着叫道:“喂!种萝卜也是这么种的,种孩子也是这么种的。秋天你就可以收一嘟噜阿苑了。”


 


“这是……夷陵老祖。”温宁忽然觉得有点难以启齿。


 


蓝思追认真的看着,与金景之告别后,整个人仍然有些愣愣的。


 


出云梦坊前,他忽然认真的问温宁:“我什么都记不起来,不是你的阿苑了,你……是不是特别难过。”


 


温宁调动了全身的肌肉,终于对他露出一个算得上温柔的微笑。


 


蓝思追被他笑的脸颊一红,小声嗫嚅道:“鬼……啊不,表叔,你以后打算怎么办?带我回温家吗?”


 


蓝景仪一直躲在一旁屏息看着他们俩,生怕温宁要拐了蓝思追去搞什么振兴温家大业的计划。


 


温宁摇摇头:“你是阿苑还是蓝思追并不重要,去做你想做的。”


 


听了这话,其余二人才松了口气,蓝思追也露出一个舒心的表情。


 


 


 


出来结界重新回到船上,温宁难得疲惫的斜倚着船舷打起盹来。船极平稳的向莲花坞行去。他很久没有做梦了,而今天终于又做了一个,梦里还在年幼时,温情揪着自己的耳朵怒气冲冲道:“阿宁,你是男孩子。躲起来算什么?躲得了一时,躲得了一世吗?”


 


他很久没有见过这么有生气的阿姐了,心里一酸就这么醒了过来。睁开眼,正对上蓝思追尴尬的定格在那里伸手欲拍他,原来船已经到了江家,下锚时颠簸一下把他晃醒了。


 


蓝思追张张嘴,一声表叔噎在喉头,却怎么也吐不出来。


 


温宁看了看他,伸手摸了摸蓝思追的头,又露出一个笑容。有很多事,总不能瞒他一辈子。就像蓝忘机说的,迟早是要知道的。


 


但是知道了以后,他的阿苑依然可以选择自己想走的路。


 


 


他又想起了刚刚的梦。他想,也许等魏无羡彻底了结了金光瑤的事情,他也就可以无牵无挂的告辞离开。


 


 


也许,他也会有属于自己的一段全新的旅程。


 


·END·

评论

热度(49)

  1. Vin青争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奈bO青争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