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n

追思·番外01 醉酒(魔道同人 蓝思追X温宁 长篇he)

氿:

国庆福利~番外一则~这篇的时间点在追宁相认之后,愿看得开心~




番外01 醉酒


山风荡,秋叶萧索而天清明。四个白衣少年骑着骏马,从山道上信步而过。


蓝席霂手执缰绳,策马越过众人。马蹄愉悦地啼嗒作响,蓝席霂嘴里哼出一曲不着边的调子,乘着秋风倒是惬意非常。


蓝景仪四处看呆,道边林木皆染上灿黄颜色,有些枝桠稍低的,不留神就会蹭到发顶,扫下几片秋意。


“哎,思追,什么时候才能到啊?”蓝景仪有些无聊,信手拈过一片落下的树叶,错指一弹,便将那叶子弹到蓝思追的肩上。


蓝家弟子的外衫都罩着一层薄纱,树叶刮在上面容易被勾住,很难自行掉落。蓝思追无奈地斜了景仪一眼,伸手想将叶子掸去。


“嘿嘿,对不住,我来我来。”蓝景仪骑马靠到思追身边,将那片顽皮的叶子摘了下来。


蓝照一个人落在最后面,不急不忙的捧着本书在看,时不时抬头欣赏下山间秋色,再回归到书中世界,也是美哉。


此地山峦连绵,林木茂盛。山势不若雄峰高耸险峻,反更似碧湖春波般柔缓多情。山上多枫树,最宜秋季登小高望枫海,若是在山顶置上小几团蒲,便能席地而坐,品茗闲聊。晒着秋日暖阳,笑看那林海辽阔,天高湛蓝。


蓝席霂一马当先,前方路道弯转,现出一片平缓之地。蓝思追已能看到对面的山顶,心知该是到了。


山顶上早有人在候着,听到马蹄声,那人起身来迎。


“你们可算是到了,东西都买来了?”


“买了买了,都按魏先生吩咐的置办妥当了。”蓝席霂跳下马,将马鞍边的布包取下来。


那包里鼓囊囊的,还有瓷器碰撞的叮当响。魏无羡喜滋滋地接过布包,迫不及待地放在竹几上打开,里面放了几坛天子笑,还配了几包下酒小菜。


蓝思追和蓝景仪也跟了上来,二人拴好马,却见蓝照仍骑在马上低头看书。


蓝景仪吓得大叫:“蓝照你傻了!再往前就掉下去了!”


蓝照正看到一处颇有意思的地方,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,听到蓝景仪呼喊,便抬头笑问:“什么?”


“砰”得一声巨响,蓝照好巧不巧撞在前方横出的一根粗枝上,连人带书从马上翻了下去。


“哈哈哈哈哈!”魏无羡带头,几个人忍不住大笑。蓝照极为尴尬地爬起来,粘了一头一身的枯叶。


 


几日前,蓝忘机带着魏无羡回到云深不知处。蓝家每年都会举办一次本家讲会,由家主带领族内极富名望的成员日日在书斋中焚香座谈,前后共要十日之久。蓝忘机此次回来便是要参加讲会,魏无羡一听就不乐意了。


“我不要待在这里!”


“那你想去哪里?”


蓝忘机斟了杯茶,淡淡喝了一口,全然不在意魏无羡的不满。


“我不管,反正我一个人待不下去!”魏无羡坐在窗台上,故意把腿翘得老高。


蓝忘机看了他一眼:“不要胡闹。之前你不也在这过得好好的?”


“之前那是你也在,现在你要我十天看不到你,还日日在这清心寡欲,我不干。”


“那你想怎么办?”


“放我出去玩。”魏无羡脑子一转,“你家小辈不是也正好休假?干脆给我一起带出去。”


蓝忘机放下杯子,直接拒绝道:“不可能。”


“为什么!”


“跟着你不学好。”


“嘿!这是什么意思?跟着我夷陵老祖出门游历,还怕学不到东西?还怕学坏?”


魏无羡气得跳下窗台,走到蓝忘机面前想要理论。


蓝忘机道:“做什么?”


魏无羡壮起气势:“我要说服你!”


蓝忘机一弯嘴角,淡色的双瞳闪过一丝狡黠笑意。


“哦?你要睡服我?很好,那便来试试罢。”


 


“所以魏先生你到底是用什么法子说服含光君放我们跟您出来的?”蓝席霂好奇道。


魏无羡假装没听见,倚在团垫上自斟自饮,还哼起小曲儿。


蓝景仪双眼放光,捧着酒坛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,迫不及待地一口闷掉。


“哈!爽!”


“景仪你少喝点。”蓝思追端着酒杯,小小喝了一口品味。


蓝照不喝酒,只干吃小菜,埋头看书。


蓝席霂看不下去,一把抽掉蓝照手下的书,塞了杯酒给他,“还看!蓝照你越来越傻了!来来来,喝酒!”


“不喝。”蓝照板着脸道。


魏无羡正喝得高兴,闻言不禁戏弄道:“哪有男子不喝酒的?更何况喝酒也是一种风雅,连含光君都会在静室里藏两坛子天子笑,你们也应该向他看齐才是。”


“什么?含光君也偷酒喝?”蓝照瞠目结舌。


魏无羡一脸认真:“自然。我都说了,这是风雅之举。”


蓝照看看面前的酒杯,心下一横,举杯饮尽。


“好!”蓝景仪拍手喝彩,蓝照红了脸,不好意思地垂下头,腼腆至极。


魏无羡笑道:“这就对了嘛。”


蓝照点点头,又打了个嗝,接着身子一歪,倒下了。


蓝席霂“噗”地一声,笑得根本停不下来。蓝思追瞪了他一眼,又朝魏无羡抱怨道:“魏先生,您不该劝酒的。蓝照一直很崇拜含光君,一言一行都以含光君为基准严苛自己。你刚刚那么说,蓝照回去指不准也要藏酒了。”


“这……”魏无羡失笑道,“蓝照颇有你家含光君的风范,只是不知过会……罢了罢了,我的错,接下来你们随意。”


蓝思追无奈,只得把蓝照安顿好,接着回来小酌看景。


秋日的天子笑与平时不同,酒酿好后会放入新摘的桂花再卖给食客。白盏中金色的小花漂浮,似有若无的桂香弥漫其中,是思追最喜欢的味道。


蓝思追不是很能喝,但和同龄人一样,对酒总存着一份特殊的念想。但凡有能饮酒的机会,思追也会给自己斟上几杯,小酌怡情。


魏无羡的话并没有错,酒也是一种风雅,尤其是微醺之后,那种洒脱飘然的状态,往往最是迷人。


蓝景仪和魏无羡推杯换盏,直喝掉两坛天子笑。蓝席霂喝了几杯就开始傻笑了,蓝思追意识还算清醒,只是有些上脸,两颊都喝得红扑扑的。


蓝景仪已经有点双眼发花了,看到思追的小红脸,突然就扑了过去,挑起对方的下巴,嘻嘻笑道:“嘿嘿,你…你脸红了!你是不是醉了!”


蓝思追一皱眉,出掌拍向蓝景仪眉心:“你才喝多了。”


蓝景仪起了兴,“哎嘿”怪叫着和蓝思追拆了几招。思追下手有分寸,蓝景仪却是拳脚一起招呼,有点耍酒疯的意思了。


蓝思追不敢下重手,很快落了下风。魏无羡眯着一只眼,抱着看热闹的心思,伸出长腿往蓝景仪脚下一绊。


“啊!”蓝景仪往后一摔,刚好压在蓝照身上。


蓝照被压得半死,怒吼一声,狠狠往景仪屁股上踹了一脚。蓝景仪哪受得了这种气,趁着酒劲毫不含糊地和蓝照扭打起来。


蓝席霂还坐在一边傻笑,蓝思追看看扭过头不打算管事的魏无羡,愤愤一跺脚,无可奈何地加入了战团。


三个少年在落叶堆里推来滚去,白衣上沾满了枯枝落叶。蓝景仪抱着蓝照的腿就是一口,蓝照惨叫着拽住蓝景仪的衣服狠狠一扯。嘶啦一下,景仪的领口被扯坏,半片锁骨都露在外面。少年人皮肤白皙,还带着点醉酒后的粉红,实在有些…春意盎然。


蓝景仪呆了呆,看看傻了眼的蓝照,又看看不知所措的蓝思追,再看看自己被撕坏的衣服,突然一瘪嘴,“哇”地哭了。


“你们……你们欺负我……哇哇哇!!!”


蓝照倒是义气,一改往日儒雅作风,利落地将自己的领口也扯开,一拍胸脯道:“别娘们唧唧的,怕啥!哥陪你!”


“呜呜呜呜!”蓝景仪揽着蓝照,依偎在对方怀里哭得不能自已。蓝照僵硬地拍了拍蓝景仪的背,大义凛然地把自己的领口又扯大了些。


魏无羡笑得歪倒在地上无声抽搐,蓝席霂拍着小手嘿嘿地笑。蓝思追背过身,拎起剩下的半坛天子笑,脚步虚浮地走了。


思追头发上还夹着两片乱叶,活跟兔耳朵似的,自己却还不知道。他跳上一棵老树,窝在树杈里喝酒。


忽然,树枝微摇,蓝思追敏捷地坐直身,看见面前的树枝上蹲着一个熟悉的人。


“温先生?”蓝思追惊喜道。


温宁摆了个“嘘”手势,又转过身拍拍自己的背,意思是要蓝思追伏上来。


思追已经有些醉了,抛却了平日里自加的担子,笑着趴上温宁的背。


温宁背着蓝思追在山间跳跃,溅起满林的金色秋叶,荡开一圈圈时光的涟漪。


“小叔,你以前也这样背过我吗?”


温宁“嗯”了声,想想又回答:“偷偷背过…”


蓝思追笑了笑,搂着温宁的双臂又收紧了些。


温宁最后在一棵巨大的梧桐树上停下,和蓝思追并肩坐在梧桐粗壮的树枝上,看那金色的太阳。


“真美。”蓝思追喃喃道。


温宁点头,脑子里想起的却是温家的校服。要是阿苑穿上…唔,不好看,还是现在的样子好。


蓝思追双腿晃荡,像个天真无邪的孩子般。温宁看着他带着笑的红色小脸,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慰藉。


夕阳渐沉,金光却不减弱,印染了整片整片的霞光卷云,肆意地铺洒金墨,下笔如有神。


“小叔。”


“嗯?”


蓝思追看着温宁,没有说话。


那一句,几个字,埋在心底,时候未到。



评论

热度(114)

  1. Vin氿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