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n

【追凌】踽踽独行

长空敛:

重修版. 望君喜


文.长空敛 侵必究


近日来,蓝氏与金氏小辈走得颇为亲近,数次夜猎都约至一 起,蓝思追与金凌那熟稔的样子急得蓝老先生吹胡子瞪眼睛,倒是蓝曦臣噙着温雅笑意抿茶轻叹:“叔父您就随小辈去罢。”


“阿愿——”金凌一声大叫惊了一旁御剑飞行的蓝思追,蓝思追脚步一个趔趄差点重心不稳跌下剑,慌忙稳住身子捏了 个剑诀飞向金凌方向,急切询问:“怎么了,阿凌?”金凌叹了口气,凭风而立,一袭金星雪浪开在夜空中,好不夺目 ,“你看”蓝思追顺着金凌手指方向望去,眉头紧锁。瘴气 盘旋着上升,紫黑色骷髅头凝在空中,不时有“桀桀”笑声 刺透耳膜,让人汗毛倒竖。


“这是什么邪祟如此瘆人”蓝思追倒吸一口凉气望向身侧金 凌,见他也神色凝重,但语气中满是少年郎独有的傲气:“ 我们去灭了这邪祟!”语毕,御剑径直向那乌烟瘴气小镇飞去。


“阿凌你别急,观着邪祟功力非凡,定非我俩能对付得了, 不如先与家中长辈商议。”


“喂,阿凌你等等我!”见少年并未听进自己的话,无奈快步上前立于人身侧。


蓝思追只觉着耳边有兵戈相接之声传来,一声声呐喊炸在脑海。


“ 杀尽温狗”


“哈哈哈哈哈哈,温家这太阳终于要落了”


“干 得漂亮”


厮杀呐喊间杂缕缕阴森笛声,蓝思追感到大脑一阵剧痛,直教他无法呼吸,再睁眼已是另一个世界。


——射日之征——


蓝思追就那么漂浮在半空中,鸟瞰下方尸横遍野,一位束着 血红发带的玄衣男子嘴边横一短笛,操纵浩荡走尸大军与对 面一群修士战斗,白色,紫色黄色家袍交织成一片,还有一小团太阳纹,被魏无羡护在身后,炎阳烈焰灼痛了蓝思追 的眼,他努力想闭上眼睛,却发现自己身体不能动弹。


忽的,蓝思追发现束缚着自己身体的那道力消失了,直挺挺 砸向地面,血腥气溢满喉,目及之处尸横遍野。


“啊——”蓝思追跪于 地面绝望呐喊着,衣襟被血染红,蓝氏家袍染血竟像极了那 岐山温家家袍。蓝思追在尸骨堆中踉踉跄跄跑着,一步深, 一步浅,脚下白骨吱呀作响,神经痛苦到不能思考,那是,我的家人吗?望着被夷陵老祖护在身后的几个人,蓝思追泪水淌了满面。骤然,他瞳孔一缩,不远处一块空地上,有个 约摸三四岁的小孩儿在哭,而他身着的,同样一袭炎阳烈焰 。


蓝思追好似明白了什么,原来,这就是十几年前的自己,他 呆呆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。


与此同时,金凌抱着蓝思追坐在地上,也不知怎的,刚进入 那一片瘴气蓝思追便直向下掉,这倒是惊着一旁的金凌,忙 将其搂在怀里。只见蓝思追面色痛苦,嘴里念叨着一些自己 听不懂的话,“阿愿,阿愿你快醒醒。”蓝思追一声痛苦惨叫 更是让金凌手足无措,毕竟从未照顾过人,不知如何是好。他背起蓝思追,单手捏了个剑诀想要离开这鬼地方,不料岁华没有丝毫反应。


眼前一晃出现两个身影,紫衣女子温柔似水,眉眼间化不开 的含情脉脉,身侧男子高大挺拔,剑眉星目,一身金星雪浪 贵气逼人,金凌有些不敢置信,瞪大了眼睛,两张被身边人描述过无数遍的脸就那么活生生出现在面前。


“爹……娘……”金凌的声音带着几丝犹豫。


紫衣女子微笑张开双臂“乖,阿凌,让娘看看你”


金凌颤抖着向前走,身旁之景不知何时已变成金麟台,恢弘 大气,金碧辉煌。


“阿凌,回家”金衣男子开口了,眼神不再凌厉,而是充满 慈爱。


金凌加快了脚步,倏忽间,他真的以为自己爹娘回来了,可 后背上一人的重压告诉他,这一切都不是真的,还有蓝思追在等着自己。对上两人眼光,愤怒挥拳,怒吼:“滚!你们 有什么资格变成我爹娘的样子。”


“哈哈哈哈哈,竟然被你小子破了这梦魇,真是不简单。”


对面二人如沙散落一地,身旁金麟台之景也缓缓褪去露出阴 森而安静的小镇,没有月光,只有身旁惨白的火忽明忽暗, 诡谲得可怕,直教人心头发怵。


一片黑雾结成模糊的脸出现在金凌面前,丑陋獠牙裸露,双 目圆瞪,没有眼睑,不知从哪儿淌出的血直向地上滴。“你把阿愿怎么了?”金凌抄起岁华直直像邪祟面门刺去, 却被轻而易举弹开,金凌边躲边拉开自己与邪祟的距离,连忙找了一块平整空地将蓝思追放下, 邪祟变出一具白骨的尸体朝金凌跑来,咯吱作响。


蓝思追望着面前的小孩儿,在这战争中,人们连自己都保不住,谁会理会一个毛头小儿呢?他伸出手,想要捧起他的双颊 ,却从他的身体里面穿了过去。身旁的光暗了些,一个熟悉 的身影立在身侧,“含光君?”蓝思追朝他挥手,却忘了他 根本看不到自己。


蓝忘机轻舒了一口气,将小孩儿揽在臂弯里带走了,留下满面泪痕 与血污的蓝思追,一个充满魅惑的声音响在耳边“想念你的 亲人吗?你该去陪陪他们了。”蓝思追闭上眼,双手持剑横 于脖颈,过往种种如走马灯浮现,那个额上一点朱砂的少年 格外耀眼,一声惊呼“阿凌”。调转剑尖向周遭一圈横扫, “砰”森森白骨飘散,方才一切只是幻境。


忽闻蓝思追一声大喊,正与邪祟交战的金凌不禁分了神, 邪祟毒掌贴身而至,击中了他的右肩“嘶”金凌吃痛向后退去,每挥一次剑都好似有千刀万仞在割裂骨肉,叮叮当当铁器与白骨相撞声越来越弱,金凌已经坚持不住了,右臂一阵 痉挛,哐当,剑掉在地面。


“要死了吗?”金凌已经感觉到黑白无常咧着獠牙为自己打 开地狱的大门,一道剑光袭来,他闭上了眼睛。


身上并没有传来任何痛楚,许是那邪祟剑快,让自己免受那 份痛楚?金凌暗自思忖,睁开眼只见蓝思追挡在自己面前, 剑刺穿了他的腹部,上面萦绕着邪气,厉鬼的尖叫格外刺耳,蓝思 追吃力露出一丝微笑,想捂住伤口,紫黑色的血液自指缝淌出。


“桀桀桀,二位可真是不见大,那我先行一步了”邪气随着 话语消散在空气中,云雾被拨开,月光如利剑,一柄一柄刺着荒芜的地面。金凌感觉天都要塌了,方才还与自己有说有 笑的那人现在毫无生气躺在自己怀中。


蓝思追努力撑开沉重的眼皮,抬起手似要抚上金凌眉目,但 在半空中,重重砸下。


“阿凌,照顾好自己”——说完,蓝思追就重重倒了下去。


“蓝思追你快点给我醒来,听见没有?”


“蓝思追?”


“阿愿,醒来好不好。”


“阿爹和阿娘都走了,连你也要走吗?”


“你一定要撑住,我带你回云深不知处。”


已是第二日,金凌背着蓝思追跌跌撞撞走着,骄阳毫无温度射着白光,映金凌一身金星雪浪,冰冷的可怕。


——两天后——


“报——”金凌微微点头,示意侍卫继续说下去,“宗主,蓝……蓝公子他……”


“说!”金凌声音里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。


“蓝公子他,在回云深不知处后,剑气入体,不治……身亡。”


金凌失了魂般瘫在主座上,他又是,一个人了。

评论

热度(35)

  1. Vin长空敛 转载了此文字